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送灵澈上人》 一首诗中有画的诗

来源:小话诗词     时间:2020-12-02 14:08:44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宋代文豪苏轼对王维诗作的评价,言下之意就是说:王维的诗擅长于描绘景物,读王维的诗,读者会被诗中所营造出来的画面美和意境深深吸引,宛如置身图画当中。

王维绘画,独创水墨渲染的技法,他的作品笔墨清新,格调高雅。他的绘画技法如同他的诗作,王维不仅仅能诗善画,而且把艺术中的诗与画有机的结合。这是中国画的传统,也是中国画的特点。

他笔下的“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等名句,传达出一诗一画的优美意境。

在我国诗歌的长河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句可以说是信手拈来,而且人们可以根据诗句所蕴含的极富感染力的描绘,用绘画的手法将诗句中描写的景色描绘出来,这可以是工笔细描,可以是勾勒写意,也可以是点染烘托。

人们可以画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独具沙漠特色的壮丽风光,也可以根据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画出一幅充满诗意美的月夜松间清泉图。

在一首诗中能呈现出美如画卷的效果,对于景色描摹的成功自然是其中一个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景色的描摹蕴含了诗人抒情的精湛技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寓情于景。

法国美学家狄德罗在《绘画论》有一段精彩的描述,他说:“凡是富于表情的作品可以同时富于景色,只要它具有尽可能具有的表情,它也就会有足够的景色。”

借用狄德罗的这段话,来解读我们的传统诗歌中呈现出来的画面美,是恰如其分的。

李白在黄鹤楼送别孟浩然,写下名垂千古的诗篇,人们可以根据诗意,进而描摹渲染出“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画面,诗人的目光望着远去帆影,一直看到帆影逐渐模糊,消失在碧空的尽头,可见目送时间之长。

帆影已经消逝了,然而诗人还在翘首凝望,他这才注意到一江春水,在浩浩荡荡地流向远远的水天交接之处。正是因为诗人抓住了这眼前的富有特征的、饱含诗人情感的景致,后人才得以在画作中极尽可能地去表现。

唐代有一位叫刘长卿的诗人,善于在诗中描绘自然景物,并以五言诗著称,被世人称为“五言长城”。

他曾写过一首精美如画的小诗,这首诗所呈现出来的画面不仅山水、人物动人,而且画外的诗人自我形象更是形象生动。读这首优美的小诗,就如同在欣赏一帧令人回味不尽的画卷。

这首诗就是《送灵澈上人》,原诗如下:

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荷笠带夕阳,青山独归远。

诗中的人物和故事都是真实的,灵澈上人是中唐时期一位著名诗僧,俗姓汤,字源澄,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在会稽云门山云门寺出家为僧。诗中所说的竹林寺,在今江苏镇江,当年灵澈曾游访到这座寺院。

刘长卿仕宦沉浮,他在唐肃宗上元二年(761)来到润州,一直失意待官,心情郁闷。灵澈此时诗名未著,索性到江南云游,心情也不大得意,在润州逗留后,打算返回浙江。

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润州。虽然两个人殊途同归,但是由于相似的人生经历,让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一见如故。

刘长卿,此时满怀仕途失意的怅茫;灵澈,诗名未著的僧人。在出世入世的思考上,他们有着不同的人生选择,但他们却有着怀才不遇的相同体验,相同的淡泊名利的胸襟。

他们虽然殊途同归,但又同样的怀才不遇的经历,也怀有同样淡泊的胸襟。正是这种“同病相怜”的原因,让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他们谈论人生、畅想未来,在润州度过了一段休戚与共的时光。

这首小诗写的就是诗人在傍晚送灵澈返归竹林寺时的场景。

开篇两句描写的是诗人遥望山林中的灵澈归宿处,就在此时远远传来寺院报时的钟声。“苍苍”是深青色,“杳杳”是深远的样子,一句从视觉上进行描写,一句从听觉上进行渲染。

灵澈上人的归宿处竹林寺,掩映在青山中,当天边的最后一抹余晖映射在竹林寺时,远远望去显得古朴而典雅,诗人笔下的竹林寺愈发显得具有朦胧的美感了。

这时,寺里传来了阵阵暮钟声,打破了青山的寂静,给人带来了无尽的想象,似乎这是催促灵澈上人归山的钟声。

在诗人绘声绘色的描写中,第一句营造出来的静态的画面美和第二句营造出来的动态的音乐美,有机地融合在了一起。

“苍苍”和“杳杳”这一组叠词的使用,凸显了诗句朗朗上口的音乐感,也突出了诗句中蕴含画面的层次感。竹林寺与竹林寺的钟声互相映衬,互相配合,坐落于青山中的竹林寺,也被诗人点染出古色古香的氛围和情调,韵味十足,美不胜收。

刘长卿的这一组叠词,不由得让人联想到王维笔下的“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两者是同样精致的构思,同样精炼的语言,在朴素中蕴含着秀美,在平淡中生发着不凡。

后二句是诗人对送别场景的实写,灵澈上人辞别归去,他戴着一顶斗笠,披带天边一抹夕阳的余晖,独自向青山走去,越走越远,走向他的归宿,青山深处的竹林寺。

诗人伫立在路口,目送着灵澈上人渐行渐远,结句“青山独归远”表达出依依不舍的浓厚深情。

如果说那寺院传来的声声暮钟,触动了诗人的思绪,那么在一抹夕阳的掩映下,独自向青山深处走去的灵澈上人的背影,则勾起诗人的归意。

诗人从耳闻而目送,心驰神往,这正是隐藏在画外的诗人形象。诗人对朋友饱含深情,但不为朋友的离别而感到感伤,这是由于两人同怀平静而淡泊的心思,这不仅表达了诗人对灵澈深挚的情谊,也表现出灵澈返归竹林深处的清寂风度。

送别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情,往往令人黯然情伤,但这首送别诗却有一种闲淡的意境,因为这首送别诗的主旨在于寄托并表露出诗人不遇而闲适、失意而淡泊的情怀,因而构成一种闲淡的意境。

刘长卿在诗中为我们呈现了一帧帧精美的、令人回味不尽的画面,画面中不仅有“远看山有色”的苍翠青山,也有钟声萦绕的、古色古香的竹林寺,更有局部特写的、跃然纸上的人物,画面外则还有呼之欲出的诗人的自我形象。

读刘长卿的这首画里画外的小诗,能给人带来视觉与听觉的享受,以及身心的愉悦,人们会陶醉在这如画的诗环境中、如诗的画境中。诗作会随着时光的流动而流动,感染一代又一代的诗歌爱好者。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