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AI画作高价售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9-05-17 14:15:40

432500美元,当世界上第一件被拍卖的AI艺术品在佳士得以此高价售出,有人惶恐艺术这一人类阵地也将失手于人工智能。当AI拿起画笔,蘸上墨水,在宣纸上创造自己的写意画,有人认为这是艺术的未来。

去年十月至今,从高校到拍卖行,从喷墨画到水墨画,“AI+艺术”的浪潮似乎势不可挡。AI究竟是如何作画的?AI可以理解画像所表达的概念吗?这些画像可以被称为艺术吗?作品的创作者是AI还是人类?

“AI+艺术”势不可挡

去年十月,一幅名为《爱德蒙德贝拉米》(Edmond de Belamy)的肖像画在佳士得拍卖,最终售价是估价的近45倍。据佳士得介绍,这幅画是“贝拉米家族”系列画的其中一幅,由法国艺术团队Obvious创作完成,而画作上的署名是一道等式。爱德蒙德贝拉米是一个虚构人物,据佳士得描述,从深色的礼服和纯白的衣领可以判断出,他可能是一名狡猾的法国绅士,也可能是一位教士。记者詹姆斯·文森特评价其“边界模糊,特征交融,解剖学规律更是飞到九霄云外。”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2018,《爱德蒙德贝拉米》 图片来源:Obvious

这次拍卖吸引了全球各地AI工作者和艺术家的关注。杜克大学的数据科学计划(+Data Science)认为这次拍卖可预见AI发展的趋势,并于今年年初举行了一个AI艺术比赛。上交的艺术作品要求必须是数字图像或视频,并且完全由计算机软件生成,杜克大学的所有师生均可参加比赛。这次比赛共有二十余个个人或团队参与,参赛者来自计算机科学、心理学及神经科学等多个专业。作品涵盖景物画、肖像画、抽象画。所有作品于三月初展出,比赛前三名共享8500美元奖金。

德国艺术家马里奥·克林格曼认为,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可怕的艺术。“称之为艺术的图画,需要作画,运用工具,留下痕迹。这需要学习和努力,并创造独特的东西。”直接用毛笔蘸取墨水在宣纸上作画,AI“双子座”创作出了也许克林格曼会认同的艺术作品。香港艺术家黄宏达花了三年时间创造了AI“双子座”并训练其作画,画作在伦敦3812画廊展出,每幅作品平均售价一万欧元。这个AI水墨系列画作名为《月球的另一端》(Far side of the Moon),灵感来源嫦娥四号从月球发来的照片。“嫦娥四号的使命是让人们对月球的神秘再次感到好奇,我希望我的作品,作为一次对技术发展的回答,能够在21世纪唤醒世界对中国水墨画的兴趣。”

AI画作是如何产生的?

人类收集大量已有图像,算法对图像进行分类、识别等学习,最后生成新的图像。这大致是AI产生画作的基本步骤。基于多次尝试,Obvious团队发现GAN算法在模仿学习肖像画的过程中,展现了它的创造力。他们收集了15000张14世纪至20世纪的肖像画供其学习。GAN,即生成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由发生器和鉴别器两部分组成。发生器基于已有的肖像画数据创造图像,鉴别器则负责区分发生器创造的图像和人类的画作。当鉴别器无法区分二者区别是,《爱德蒙德贝拉米》诞生了。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2019,工作中的AI“双子座” 图片来源:伦敦3812画廊

与GAN不同,“双子座”中的双子并非发生器和鉴别器,而是人工智能处理器和机械手臂。人工智能的大脑负责接收并分析嫦娥四号拍摄的月球图片和3D图像数据,并以此为依据创造新的月球表面图像;机械手臂负责用画笔蘸墨,在宣纸上作画。每幅画作平均用时50个小时。

“人类提问,机器回答,这个过程就是艺术本身。”

《月球的另一端》并非“双子座”的初次亮相,其实是对处女作《逸》的一次改良尝试。在《逸》中,画中的山水景物均为虚构,独特的虚构图景试图体现东方的写意美学。景物的呈现不是为了描绘其模样,而是为了表达某种想法或概念。然而,技术是否真的能够内化理解复杂的想法或概念?

Obvious成员之一乌戈认为,机器不可能把想法或情绪投入到作品中。“机器拥有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并用它来创造新的东西。这件事在现在完全是科幻小说。”杜克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埃蒙斯从他的角度解读,认为AI生成的艺术品可以体现一种概念的美。这次大赛中,他通过AI创造了900张不同的画。“我不作画,但我认为数学很美,并因此学习。我可以将这900幅画挂满我的墙。”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杜克大学教授Cynthia Rudin在实验室开发的图像识别算法识别出琉璃彩鹀(上)和灰头柳莺(下)的“眼睛” 图片来源:Duke Today

那么,这些图像作品究竟是谁的创作、谁的表达?如何看待在这个创作过程中人类、机器与作品之间的关系?杜克大学的AI艺术大赛中大部分参赛者都不认为那个艺术家是自己。斯沃洛认为,尽管人为选择了输入算法的图像数据,但人类“对结果几乎无法控制,并不知道会得到什么结果。”乌戈向佳士得表示,如果艺术家是图像的创造者,那么艺术家是AI;如果艺术家是那个试图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存在,那Obvious是这幅画的作者。

师生关系是黄宏达与“双子座”三年相处的总结。他指导它掌握简单的笔触并对其进行编程。训练它画出拥有自己风格的作品,而不是单纯地复制图像。如今,这位“学生”能够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通过周密的算法和随机因素创造出“老师”无法预料的混乱无序而激烈的水墨画。他认为,人工智能完全可以进行审美判断。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当AI画作进入市场:如何看待人类、机器与作品的关系

《月球的另一端》0001号,89x62cm,2019 图片来源:arts and collections

换一个角度,也许会发现“AI+艺术”的另一面。Obvious成员之一艾哈迈德认为这是一次实验。“如果你只看形式,忽略艺术本身,那么算法只是产生了视觉图像并遵循了从现有艺术中提取的美学原则。但如果你考虑整个过程,那么你看到的东西更像是概念艺术,而非传统绘画。人类提问,机器回答,这个过程就是艺术本身,而不仅仅是最终出现的画面。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两位艺术家之间的合作。一个是人,另一个是机器。我想人工智能将成为艺术创作在未来的新媒介。”

相关文章